搜索

文化交流

記齊齊哈爾烤肉

作者:
謝濤
瀏覽量

在中國東北廣闊無垠的平原上,一片由三江匯集滋養出的黑土地孕育了一座極其特別的城市——齊齊哈爾。齊齊哈爾位于北緯47°、東京123°較高的緯度位置決定了這里鮮明的四季變化和這里獨特的飲食文化。這座有著800多年的建城史和255年黑龍江省省會史的老城,如今最能代表她的,我想只有潔白美麗的丹頂鶴和獨特的齊齊哈爾烤肉了。

說起齊齊哈爾的烤肉,雖不敢說聞名遐邇,但在黑龍江乃至東三省內,都可稱得上聲名遠播。在哈爾濱讀書期間,每當我說起自己是齊齊哈爾人,都有人會說“齊齊哈爾我去過,那得烤肉特別好吃”。起初每每聽到這類話,內心并沒有特別開心,反而覺得有種淡淡的失落,仿佛家鄉并沒什么別的能拿得出手的東西,只好成為一個僅能滿足別人口腹之欲的坐標。

直到后來,讀了汪曾祺先生的《歲朝清供》,里面寫到高郵的咸鴨蛋,因汪曾祺先生是江蘇高郵人,后來到北京,每每被人問起家鄉,他若言高郵則必被人夸贊咸鴨蛋美味,他也是隱隱對出身感到羞赧,后來干脆編個別的城市打發過去。但離開家鄉久了,這些鄉味總會被喚起,后來汪先生也轉而以高郵咸鴨蛋為榮,逢人問起便細細地為人講述其與其他咸鴨蛋的不同。這樣的心路歷程實在太讓我感同身受。到了今天,再提起家鄉的烤肉便是充滿自豪了。

在齊齊哈爾,家家都會備一到兩個烤鍋。鍋分兩部分,下面是盛炭火的爐子,爐子將碳盆架空以便碳的燃燒。上面是一面有氣孔的鐵盤,肉就放在盤上烤。這種烤法透著原始的直爽和單純,正像齊齊哈爾人率真的個性。正如所有北方人一樣,對飲食帶來的滿足感極為重視,且相當敢于嘗試。料理之手法、炭火之控制、木炭之種類、氣候與口味之搭配。一代一代心口相傳已然成一種文化。

說起齊齊哈爾烤肉的起源,眾說不一。但在我想來,應是受地理位置和歷史文化的特殊影響吧。由于齊齊哈爾的地理環境與歷史原因,這座大型工業城市同住了多種民族。有漢、滿、回、蒙、達斡爾、朝鮮族等。他們互無矛盾與歧視,友好共存。再加上城邊是遼闊的草原,是天然的牧場,牛壯羊肥。

年復一年,齊齊哈爾的烤肉就綜合了山東、蒙古、朝鮮、和新疆各家所長??救獾姆椒?、味道不斷的在各民族間融合、發展。經過上百年的改良,光燒烤的鍋就換了幾種。終于發展成為了自成一派的驚艷。這種文化,包含了蒙族的粗曠,滿族的精致,鮮族的辣腥、回族的羴香……大概正是這種兼收并蓄,才讓烤肉這一美味最終在齊齊哈爾找到了最適宜發展的土壤。

齊齊哈爾的夏天,江邊上隨處可見一圈圈圍坐在一起的人家,將烤鍋支在樹蔭下,一面歡聲笑語一面看著那一口美味在鐵板上呲呲作響。當你走過這些圍坐在一起的人旁時連呼吸都能感受到牛肉在炙熱的炭火上不斷的彎曲再舒展。在每一家中,主要勞動力的中年人是料理的主角,汗流浹背的男人們穿著大褲衩和拖鞋。他們細致的將喂好的牛肉平鋪在灼熱的烤盤上,以便受熱均勻。那一幕的形象好似只猛虎在細嗅薔薇。而北方賢惠大方的媳婦則有著照顧老人與小孩的職責。她們將火候輕嫩的烤肉夾在新鮮的生菜中,配上較為清淡的蘸料遞給家中的老人,將帶著軟筋頗有嚼勁但是醇香無比的牛肋扇吹涼夾給小孩,以滿足孩子那已經溢出了眼睛的期待。而孩子要做的,則是將爸爸空了的酒杯倒滿,然后看滿頭大汗的爸爸將涼啤酒一飲而盡。這其中的幸福,更是包含了中華民族千百年來的文化。

想自己離開家鄉也有數年,以前每次年節回家總要找個借口去飽餐一頓烤肉,好在城市年年有變,那種風情,那種味道始終沒變。而今年天南海北的距離讓我很久都沒有回家再嘗一嘗那家鄉的燒烤了。十一長假,我讓家人寄來了烤肉用的東西,約上三五個同事小聚。請他品嘗烤肉的同時,我也在品嘗著對家鄉的思念。

我常常想,所謂鄉愁其實是種復雜而矛盾的感情。有些人出走在繁華都市,緊張的工作之余用Macbook敲下懷舊的文字,控訴現代城市文明對傳統的吞噬,他們期待的是家鄉父老永遠原地不動,憨厚樸實,就像游戲里的不會刪除的NPC,無論你什么時候想起他,想回去看看,他還會在那兒等著你。其實,故鄉是永遠回不去的,時光是奔流不息的河流,每一個小城也都在以自己不可逆的姿態發展著,故鄉的街道會變,故鄉住著的人們會變,而不變的,也許就是家鄉那特有的味道,思念的味道。

帶著對家鄉味道的回憶,在新的城市新的崗位充實自己,同時,也守望著屬于家鄉的回憶。

 

銷售管理部

謝濤

又大又粗又硬又黄的免费视频